热点新闻网

热点新闻网
温情的网络社区平台

公安局下属企业以权讨债 男子被关8年“无期变无罪”我宿黄山碧溪月

  公安局下属企业被指以权讨债酿错案 当事人被关八年“无期变无罪”

  ​​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我宿黄山碧溪月济南商人刁继龙向中国之声反映,他2010年从一家投资公司那里借了一笔钱,随后却被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分局的民警上门讨债。历下分局开设公司,公司负责人?#25237;?#22899;亲家签订协议,亲家出钱,公司放贷。收回放款,公安局的公司拿2%的提成,收不回钱的,公安负责出面讨债。

  刁继龙告诉中国之声的记者,因为实在还不上历下分局下设公司放给别人?#37027;?#27454;,2013年11月,他因涉嫌合同诈骗罪,被判处无期徒刑。2018年,检察院撤诉,刁继龙又被无罪释放。

  从无期到无罪,如此过山车的判罚,刁继龙无法接受,济南市中院作出100万元国家赔偿的决定,刁继龙也不接受。今年1月9号,山东省高院受理了刁继龙提出的国家赔偿申请。至今,没有下文。

  还钱就像“无底洞?#20445;?#25286;借319万,还了658万

  刁继龙:“我是从两?#38395;?#26080;期,现在改成无罪,一字之差。”

  被羁押了2600多天。一审、二审均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刁继龙,终于在2018年9月,以“无罪”之身走出了看守所。回望整个事件的源?#32602;?#20993;继龙说,不过是商业领域常见的短期拆借。

  2009年,刁继龙实际控制的山东楷康?#24247;?#20135;开发有限公司,与人合作开发一个叫奥体西苑?#21335;?#30446;。资金发生困难之后,经人介绍,刁继龙认识了一个叫董进的人。

  刁继龙:“?#19994;?#21021;是从他这借了一笔钱,大概有个300万左右,实际上是一个短期的拆借,过桥,用3个月,利息也比较高,月息按照6个点,年息到72%了。”

  当时董进说,有朋友可以出借700万元,最少借3个月。只需300万,借用一个月的刁继龙,因为着急用钱,支付了这700万元的当月利息42万元之后,刁继龙拿到了319万元,而董进则拿到了339万。

  刁继龙按约定还款,但还没等到三个月期满,就有人找上门了:“历下区公安局负责往外放贷的一个警察?#19994;?#25105;了。他?#21040;?#34701;公司?#37027;?#23454;际上是他们公安局?#37027;?#20182;说是代表单位,这个钱是公?#19994;模?#19981;是个人的。投资的公司现在不行了、垮了。我们根据调查发现有一笔钱是他们借给你了。这样的话这个钱由你来还上。我说我用他?#37027;?#39318;先我是要还给他,而不是要还给你。”

  刁继龙没有把这事儿放在心上。?#36824;?#22810;久,那个民警又来要钱:“还是这个人。姓齐,叫齐贵舟。他又?#19994;?#25105;公司,说了解了奥体西苑是我们在济南第一个项目,如果这个钱不还的话,他们公安局会采取手段对付我们。”

  向历下区公安分局核实后,这位叫齐贵舟的人的确是分局民警。

  刁继龙:“历下区时任公安局长就同意了,只要我们把我们用的这部分钱还上,就不会再让齐贵舟找我们麻烦了。当然这是我?#20146;?#20102;工作了,所以当年的时候我也信以为真了。”

  刁继龙以为,他还清这笔欠款,吃个亏,也当长个教训,从此跟历下公安分局两清。

  刁继龙:“还清了之后,过了大概有两个多月,历下区公安局把我给抓了。抓了我之后,?#20197;?#21382;下区公安局的地下室待了三天三夜,他们就让我替他承担他们收不回的那部?#25351;?#21033;贷。”

  前面提到,刁继龙从董进那里借钱。董进说,有一笔700万?#37027;?#21487;以出借。刁继龙实际借了319万,董进拿走339万,又再次出借给别人。这会儿,历下公安分局的民警要求被扣在分局的刁继龙,先是替董进还上339万,接着还有一大笔与他完全无关?#37027;?#27454;需要他还。

  齐贵舟让我给我公司的人说:“回去凑钱去。”

  大概有个两天时间就把和我没关系的300多万凑起来,交到历下区公安局。齐贵舟去历下区公安局旁边有一个农业银行存?#37027;?#20844;安局一看钱都存上了,又问我,就说还有一笔一千多万?#37027;?#27454;,你也替他拿了吧,也是这家投资公司的。我一听我就不干了,这还有完吗?

  与刁继龙有关的法院判决书认定,刁继龙曾归还过658万元。这?#23545;?#36229;过他当初从董进那里拆借的319万。

  此后,刁继龙因涉嫌合同诈骗罪,被两?#38395;?#22788;无期徒刑。直至去年九月,济南市人民检察院撤诉,刁继龙才重获自由。

  在刁继龙看来,这样大起大落的人生经历,就是因为他没有继续替别人还上公安局下属企业的高利贷造成的。

  被指以权讨债酿错案:民警负责公安局下属公司,帮儿女亲家放贷收贷

  一份标注日期为2011年3月15号的报案材料显示,一个叫张华的人向历下区公安分局报案,声称被董进诈骗了近800万元。警方的询?#26102;事?#20013;记载,张华说,她与历下分局民警齐贵舟是儿女亲家,齐贵舟是济南市新大洲贸易中心解放路分中心的负责人。她曾与齐贵舟的公司签过协议,大致内容是,齐贵舟为张华?#21335;?#20313;资金找合作伙伴进行投资,投资钱款收回后,张华向齐贵舟的公?#23616;?#20184;2%的费用。

  同年4月6号,齐贵舟接受历下区公安分局询问时,询?#26102;事?#20013;有这样的记载:齐贵舟说,济南市新大洲贸易中心解放路分中心成立于2010年3月,他被分局国保大队领导任命为负责人,办公地点就在历下分局大院里。

 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,齐贵舟作为负责人的这个分中心,是济南市新大洲贸易中心的分支机构,而济南市公安局则是新大洲贸易中心的唯一股东。

  历下区警方对齐贵舟的询?#26102;事?#20013;还记载,齐贵舟说,他负责的分中心有经营权,成立以来,他利用一切机会为分中心联系经营项目。因此承接了为亲家母张华?#21335;?#20313;资金找合作伙伴的事情。按齐贵舟的说法,当时董进以刁继龙公司开发的房产作为担保,经齐贵舟之手借走近八百万。后来他才知道,作为担保物的房产还没有动工,一些?#20013;?#20063;都还没有。

  济南市中院的多份判决书还认定了这样的事实,刁继龙实际控制的公司,在没有取得任何土地开发?#20013;?#20063;不具备开发?#24247;?#20135;资?#23454;那?#20917;下,公开向社会出售实际并不存在的楼盘,以签订购房意向书并缴纳预付款的方式,获取上百人的资金3500多万元,绝大部分用于个人消费。而这,也是此?#26696;?#38498;两次认定刁继龙构成合同诈骗罪,并判处无期徒刑的主要事实依据。

  对此,刁继龙有他的看法:“第一?#38395;?#20915;,就我这个项目?#27492;担?#21028;我这么重?#30007;?#26399;,焦点就是这个项?#30475;?#22312;不存在?我有没有投入?他第一?#38395;?#20915;说我这个项目是不存在的。第二次这个判决,可笑在于他不提这个事了。他说即使这个项目是真的,即使刁继龙为这个项目投入了一些资金费用,也不能证明他没有犯罪。我?#30340;?#36825;就矛盾了,?#28909;?#36825;个项目是真的,?#28909;?#25105;有投入,你凭什么认为我还犯罪了?”

  “无期改无罪?#20445;?#25439;失却难还?#21512;?#20219;不买“往事账”

  经过济南中院两?#38395;?#22788;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,山东省高院两次发回重审之后,2018年9月,公诉机关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以“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分局认定的犯罪证据不足,不符合起诉条件?#20445;?#23545;刁继龙作出?#40644;?#35785;的决定。

  2018年12月5号,济南市中院作出国家赔偿决定,赔偿刁继龙被侵犯人身自由2625天的赔偿金,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,两项合计100万余元。

  但这无法得到刁继龙的认可。一个是原来的房产开发项目没了,公司也难以?#25351;?#21512;法身份:“我想?#25351;次业?#20844;司。我去找过山东省工商局,他们明确告诉我公司已经进黑名单了。找税务局也说这你这个情况已经都录进黑名单了。银行也是一样,他说要是这种情况的话,你还是重新注册一个公司算了,?#25351;?#36215;来很难。”

  第二个是当初被扣押的大量财产,至今没有返还:“我被扣押财产都在办案单位历下区公安局手里,我?#26144;?#26469;的第二天就找他们,他们就给我踢皮球。反反复复找他们若干次,他们说?#19994;?#19996;西大部分?#23478;?#32463;没了!?#24403;?#31649;这些东西人?#23478;?#32463;不在了,调走的调走,离岗的离岗,前面的这些事情和现任的没有什么直接关?#25285;?#20182;们也不清楚。”

  山东省高院已受理国家赔偿申请,当事人称错案尚无人担责

  刁继龙认为,最重要的是当年济南市经手过此事的公检法人?#20445;?#33267;今没有一人为此承担责任。

  2019年1月9号,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刁继龙的国家赔偿申请。目前,还没有进一步?#21335;?#24687;。

  当地一位了解情况的、接近警方的人士称:其实刁继龙的案子恐怕只能算是存疑?#40644;?#35785;,很难说他是无辜的。

  当年的民警齐贵舟已经退休,至于济南市公安局和历下分局办企业的事情,因为一些特殊?#37027;?#20917;,至少符合当时的规定。此事历时近10年,很多经办人员已经发生各种变动,要想详细了解此事,有些困难。

  早在1984年,中央就出台规定,严禁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,决不?#24066;?#36816;用手中的权力,违反党和国?#19994;?#35268;定去经营商业,兴办企业,?#27604;?#31169;利。此后又多次出台文件,反复?#24247;?#36825;一点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》明确规定,公务员不得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,在企业或其它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。《人民警察法》中也明确规定,不得从事营利性的经营活动。直至2010年,历下区警方还在注册兴办企业,其民警为放高利贷的人奔走。而至今,济南市公安局兴办的企业,依然处于正常在业状态。

  记者:肖源、刘颖超 ​​​​​​​​​​

分享:

评论

福彩快乐10分开奖直播